关闭

举报

  • 提交
    首页 > 商家快报 > 正文

    大家出门吃饭,男孩却看上了饭店的器具,想出面买下来

    信息发布者:zengfeng
    2020-03-05 16:09:46     浏览:1

      书海小说

      

      

    一起聚餐的提议是卢灿发起的,顺便替孙瑞欣感谢褚医生这些天对她爷爷的照顾。

      

    褚医生是香江本地人,皇后大道教会附属医院的医师。他本人也是香江新教信义宗的义工组织礼贤会(也是信义宗的推广组织)负责人之一。

      

    信义宗率属于新教,起源于马丁.路德的宗教改革,因此又叫做“路德宗”。

      

    在香江,他们的规模只有几万人,远不能与天主教的数十万信徒相比,因此他们更注重发展慈善事业以吸引信徒加入。

      

    褚伟健的英文名叫艾伦,他的话语并不多,在倾听孙立功与郑光荣两人的谈话时,时不时的抚胸俯首——这是表示同情的一种教会礼节。

      

    卢灿对他印象很好——刚才屋内的味道令人作呕但这家伙在里面并没有戴口罩,他与孙立功相处也没有任何歧视的表情。

      

    孙立功所得的病是粉尘性肺炎。据褚伟健说,这是因为经常分拣垃圾所导致的。这种病并非绝症,但真正治愈要花费巨量金钱,还需要长时间的疗养。

      

    这一带的垃圾处理工,十有都有这种隐性病。再加上这里的居民都没钱,所以在这里患有粉尘性肺炎的人,一旦病发,死亡率还是很高的。

      

    两人以此为话题,逐渐谈到内容,谈话相当融洽。

      

    褚伟健原本还以为卢灿只是一位有点成就的富家子弟,在听说卢灿爷爷以前是中文大学的教授后,他开始认真对待,随后的言谈中,让他大吃一惊。

      

    卢家?香江似乎还没有听说哪位姓卢的家族啊?

      

    卢灿给他的印象很沉稳,根本不像十五六岁的样子,对教会慈善事业也很熟悉,不仅如此,对香江未来的产业发展,甚至对于医学的发展,也很有见地。

      

    这样的人,还真不能以年龄大小来论。于是对卢灿的晚餐邀请,他愉快的接受。

      

    在他的建议下,卢灿一行人来到乐古道陆远饭铺。这里已经远离垃圾处理中心,再也不会闻到那种独特的臭味。

      

    饭铺是湘人对饭店的特有称呼,因此这家老板十有原籍湘乡。

      

    陆远饭铺在乐古道的一家带有阁楼的小院子中。现在是夏天,院子中已经有几桌客人。褚伟健应该是常客,他一进来,这里面的伙计便领着一帮人上了小阁楼中的包间。

      

    所谓包间也就是一人高的挡板将二楼的空间隔开,形成一个个相对封闭的饮食场所。因为要收取消费额百分之五的包厢费,所以二楼的客人不是很多。要知道这饭铺的主力消费群可都是一帮推平板车的古董摊主,真正有钱的人并不来这里。

      

    卢灿选择了一个临窗的包厢,从这里可以看到乐古道熙熙攘攘的人流。

      

    点菜之前先上茶,这是来自华人的餐饮规矩。

      

    二十来岁的伙计,一只手拎着茶壶,端着茶盘,上面摆着几个倒扣的瓷杯,从卢灿身边经过,放在桌上。

      

    菜是由郑胖子点的,卢灿接过伙计手中的大茶壶,往杯子中倒入一点茶水,涮了涮。

      

    咦?这把壶重心很稳,执起来手感很舒服。

      

    他随手颠了颠茶壶,拉出金的茶水线,为几人斟满茶后,目光落在这把大茶壶上。

      

    这是一把双手壶,所谓双手壶是单手执壶柄,另一只手需要按住壶盖的大器型茶壶。

      

    这个名称区别于捧在手心把玩的袖珍壶(俗称捧壶),以及单手执壶倒茶但可以大拇指压盖的单手壶。

      

    从壶嘴到壶柄的距离足有二十五公分,壶高十五公分,壶身椭圆形,白釉为底,上粉彩。卢灿转动了下壶身,一面为嫦娥飞天图,另一面则是吴刚伐桂图。

      

    嫦娥飞天图为釉上彩,以粉红蓝黑三色为主。嫦娥高发髻,鹅蛋脸有些嫣红,眉目清晰可辨,表情似喜似嗔,眉梢略带幽怨,体态轻盈,羽袖飘飘,身旁伴有粉红色的云彩,远处则是黛山与宫殿,被一轮明月框住。

      

    旁边有一行行书:“斟酌嫦娥怜我老”。这句话出自南宋四名臣之一的李纲,原词为《忆江南》

      

    新月出,清影尚苍茫。

      

    学扇欲生青海上,

      

    如钩先挂碧霄傍。

      

    星斗焕文章。

      

    林下客,把酒挹孤光。

      

    斟酌嫦娥怜我老,

      

    故窥书幌照人床。

      

    此意自难忘。

      

    李纲是南宋抗金名臣,这首词原意是想抒发自己抗金事业上的不顺畅,志不得偿。

      

    这茶壶上刻有这一句话,有点意思。

      

    另一面的吴刚伐桂图以蓝色为主调,黑色线条勾边,男子鹅冠坦襟,面部有黑色短髯,蓝色对襟短褂,露肩赤臂,双手执斧,砍向由黑色线条勾勒的粗壮树根。这幅图的背景同样是黛山与宫殿,只不过没有明月框。

      

    卢灿越看越惊奇,这两幅作品相当不凡。

      

    再看壶胎,可能由于经常使用,这把大茶壶的壶盖有些破损,被店家用一条细绳系住壶扣,系在在壶柄上。同样,壶口也有些小冲,但不影响观感。

      

    总体来说,这把壶保存的相当完好。

      

    从破损和小冲处可以清晰的看到壶胎,完全看不到颗粒状高岭土,这应该是一把陶壶,但陶壶烧成白玉色,这就很少见了。壶胎细密,呈现玉状结构,这并不是说这把壶是玉器,而是说壶胎烧制的非常完美。

      

    等郑胖子点完菜,伙计走出包厢后,卢灿碰了碰郑胖子,又指了指这把壶,“这壶有点意思。”

      

    “怎么了?”他一手拿着壶柄,一手扶着壶嘴,将整个壶端了起来,端详起来。

      

    这么看要比刚才的清晰多了。卢灿蹲下身子,斜侧着脑袋看壶底,壶底有款,但不是官府款或者年号款,而是一枚印章款,有些模糊的四个字“仲玉自作”。

      

    这是一个叫仲玉的人自己的一把壶。

      

    这个人很有意思啊!自作用壶,这在历朝历代都有不少,但通常都做些小巧的捧壶,以作赏玩之物,还真没听说过谁做这么大的“蠢货”。

      

    卢灿又伸手摸了摸壶底及边缘,心底有些拿不定主意,这究竟是谁?历史上字仲玉或者号称仲玉的人,没有一百也有八十。

      

    看过之后,卢灿示意郑光荣放下这把壶。他们的行为也引起其他三人的关注。

      

    “怎么?这把壶也是古董?”褚伟健也探头过来看了看,没看明白问道。

      

    “应该是个古董,不过我看不明白。”郑光荣虽然也有点古董常识,但对这壶一窍不通,他看了看卢灿,想听听他是怎么分析的。

      

    卢灿正低头沉思,没听见两人的对话,坐在他身边的孙瑞欣轻轻碰了碰他的胳膊。

      

    “哦!”他这才反应过来,“这应该是一把明末清初的陶壶,民窑烧制,有点价值。”

      

    听说是民窑烧制,而且还难以判断是何人所作,这把壶的价值就非常有限了。

      

    大家都没了兴致,连郑光荣都没再聊。

      

    湘菜极辣,但下饭。陆远饭铺的手艺还是不错的,大家一边唏嘘一边喝水,还不忘夸奖这里菜做的地道。

      

    卢灿也被辣的不要不要的,不停的喝茶水缓解。

      

    吃完饭后,茶水空了,他便拿起这个比普通茶杯大一号的杯子翻看。同样是白陶所制,单个杯底都有编号,自己的杯子下面写着繁体的“肆”字,应该是编号第四的陶杯。

      

    见孙瑞欣也喝完水,再翻看她的杯子底部,写着“陆”。

      

    他明白,这应该是一整套的茶具。呵呵,这就很有价值了。

      

    “郑叔,我想买下这套茶具。你能帮我谈谈吗?”一餐饭的功夫,他终于推断出这个仲玉究竟是何方人物了。于是,在走出包厢去前台结账的时机,和郑光荣说了这件事。

      

    “很有价值?”郑光荣低声问道。

      

    嗯!他点点头。

      

    郑光荣见卢灿很认真,便重新上楼去找老板。

      

    卢灿结完帐,与他们三人在门口等了片刻,郑光荣便回来了,手中提着个塑料袋,里面正是那把茶壶,还附带着八个大茶杯,一共花了六十五港元。

      

    回程的路上,卢灿心情很不错。

      

    “这把壶的制型与风格,还有材质釉色,都是明末无疑。”面对郑光荣的追问,他拿着壶指了指两幅图,对他说道。

      

    郑光荣点点头,虽然水平不咋的,但这点他还是能看出来的。陶器烧制的温度要略低于瓷器。这把壶的釉上彩过程类似于“斗彩”——成坯之后烧制成胎,再度上釉上彩进行低温烧制。

      

    “这句话出自李纲的《忆江南》,表现是对自己年华易逝,志不得偿的哀叹。”他又指了指那句“斟酌嫦娥怜我老”说道。

      

    “结合仲玉自作这一底款,不难猜出,这人应该是明末的一位名臣,而且有着强烈的抗清意愿的名臣。”他再度指了指提款上的“仲玉自作”四个字说道。

      

    “这些线索一结合,再想想明末的那些名臣,最后就能发现,只有一个人最合适。当然,要说名臣,其实这个人的名声并不出众,也许郑叔你也没听过。”

      

    他停顿了片刻,见郑光荣有些着急,才说道,“这人就是卫景瑗。”

      

    “卫景瑗?”郑胖子脸色有些茫然,他果然没听过。

      

    当然,如果不生僻,也轮不到他们来捡漏。

      

    “对!”卢灿说道,“这个卫景瑗虽然名声不彰,但节气不弱于文天祥。”

      

    卫景瑗,字仲玉,号带黄,明韩城县(今韩城市)渚北村人,天启五年进士,崇祯十五年巡抚大同,算得上是位抗清铮臣。

      

    他曾任尚宝局丞,负责的正是全国各地进贡给崇祯皇帝的贡品,可谓各地瓷器、陶器部门的顶头上司。他完全有能力安排人去一批瓷器、陶器自用。

      

    当然,这个人最出名的不是这些,而是他的“死社稷”!

      

    “母年八十余矣,当自为计。儿是国之大臣,不可以不死。”这是他在明朝被李自成灭亡后,当着前来劝降的母亲面说的话!

      

    随后,他于海惠寺观音大殿前沐浴、整冠后,自缢而死!

      

    这样有节气的人,怎么怀念都不为过。

      

      

      

      

    0
    !我要举报
    居民评论
    声明 本文由小区港注册会员上传并发布,小区港仅提供信息发布和存储平台。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小区港立场。本文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,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!

    成功加入购物车

    关闭